枪击:美国在“熟悉的痛苦”中沉沦

文章正文
2021-05-29 21:42

  新华社北京5月27日电(国际观察)枪击:美国在“熟悉的痛苦”中沉沦

  新华社记者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城市圣何塞26日发生枪击事件,已造成至少8死1伤。枪手在案发现场自杀身亡。

  这是美国今年一系列大规模枪击案中的最新一起。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枪击暴力案件激增,少数族裔是受害“重灾区”。多重因素叠加令美国在枪支暴力猖獗与拥枪人数上升的恶性循环中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在“熟悉的痛苦”中颤抖

  3月16日,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发生连环枪击案,8人死亡;3月22日,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一家超市发生枪击案,10人死亡;4月15日,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市联邦快递中心发生枪击事件,8人死亡;5月9日,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市发生枪击案,7人死亡……

  今年还未过半,枪击案给美国人带来的伤痛已格外沉重。美国东北大学等机构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美国死亡4人或以上(不含枪手)的恶性枪击事件已发生至少15起。

  事实上,近年来美国枪支暴力问题不断恶化。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数据显示,美国死于非自杀性枪支暴力的人数从2018年的14789人增至2020年的19400人,增幅逾三成。今年以来,因枪支暴力造成的非自杀性死亡人数已达7777人,其中包括123名12岁以下儿童。仅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美国就发生了至少6起枪击事件,累计造成12人死亡、49人受伤。

  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约翰·多诺霍表示,在发达国家中,美国在枪支暴力犯罪数量和大规模枪击事件数量上都“遥遥领先”。民间枪支数量巨大和法律监管松懈这两个特点结合在一起,给执法部门带来巨大挑战。

  美国总统拜登承认,美国枪支暴力猖獗的状况已达到“瘟疫”的程度。

  在26日圣何塞枪击事件发生后,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怒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正视这个问题?什么时候才能放下武器?政治利益、陈词滥调、互相指责,一次次的绝望和惊恐只会导致更多的愤怒和沮丧,没完没了。”

  有媒体评论说,美国每天都在“熟悉的痛苦”中颤抖,一些人或许躲过了新冠疫情,却要死于枪击。

  停不下来的恶性循环

  长久以来,枪支泛滥及由此引发的暴力犯罪一直是美国社会之殇。而新冠疫情危机与种族歧视加剧等因素叠加,更使枪支暴力愈演愈烈。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在新冠疫情导致大批美国人失业和青少年“宅家”的背景下,美国2020年发生的导致至少4人伤亡(不含枪手)的严重枪击事件比上一年度增长近50%。而少数族裔更容易成为枪击事件受害者:3月发生的亚特兰大连环枪击案,8名受害人中有6名是亚裔女性。

  5月25日是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颈”执法死亡一周年的日子。美国犯罪学家杰夫·阿舍指出,新冠疫情和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全美抗议示威浪潮等因素令枪支暴力犯罪持续增加。

  面对恶化的安全环境,更多美国人只能选择武装自己。美国武器贸易行业组织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完成购枪身份背景审查的人数超过2100万人,为历史最高,其中约四成人为首次购枪。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非洲裔与拉美裔美国人的购枪欲望格外强烈,同比增幅分别为58%和46%。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近日报道,种种迹象显示,更多亚裔美国人也开始对枪支感兴趣。

  美媒评论说,对警方和政府部门保护民众的能力缺乏信心,是美国人加大枪支购买力度的主因之一。

  然而,拥有枪支并不等于拥有安全。多诺霍指出,允许公民携带枪支会导致更高的杀人率,也会造成枪支盗窃案件的大幅增加,从而令犯罪活动激增。美国枪支暴力预防组织新城行动联盟领导人波·默里说:“人们总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一个好人持枪,就能保护我们。但我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告诉我,安全不是靠枪支实现的。”

  枪击案增多——民众买枪——暴力风险继续增加——更多人买枪,美国社会正在这一无解的恶性循环中越陷越深。而美国国内的激烈党争意味着,任何控枪立法在国会都注定寸步难行。

(责编:张信凤、杨牧)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文章评论